近代镇江商人的诚信故事

文/张峥嵘

“长袖善舞,多金善贾”,在历史上饮誉大江南北的“镇江帮”商贾,依靠雄厚的财力和丰富的经营管理经验,在近代对推动邻近地区的经济发展起过重要作用。特别是“镇江帮”商人最重信用,商铺拨款,仅凭口头一言,行业中谓之“点头算数”,从无纠纷。信誉之隆,名闻遐迩。镇江公估局的“二七宝银”与上海的“九八规元”,同为清末民初长江中下游各埠著名的“硬通货”。关键全凭一个“信”字。现举镇江商人重信用的两例史料:

近代以来,镇江丝织业非常发达,以此为龙头,带动了蚕桑、印染、缫丝、织造等行业。丝绸产品以“江绸”出名,其质地细软柔滑,物美价廉而畅销国内外。在多年经营中,镇江丝绸业产生了陶聚茂、陈恒顺、毛凤记、蔡协记四大家,他们兼营工商,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,垄断镇江的丝织生产。其中为首的陶谱华,创立陶聚茂谱记绸号于城南谢家巷内,其第三子陶怡,字又怡,从小随父习商,以信守商规,重视承诺而著名,为丝织同业所敬重。1853年,太平天国军攻陷镇江,为逃避兵灾,陶又怡率家人由辛丰、丹阳转徙江北安平之仇家村避难。1862年,陶又怡积劳成疾,日渐沉重,而他的两位兄弟厚培、怡心恰巧远出未归,临终时又怡召来两弟妇谆谆告诫:“往年有溧阳人王性明,卖丝银800两存我号,有书券(凭证)给他。将来王性明来兑,一定要如数偿还,商业以‘信’字为本,切莫损害了陶家招牌。”

过了两年,果然有一中年妇女,携子来店造访,并诉告:“我是溧阳王石氏,夫王性明已死二年,遗嘱有售丝银400两存于贵号陶又怡处,原券毁于兵火。亡夫嘱咐:陶又怡是长者,汝往哀求,他必哀怜孤寡,如数偿还所存银两。”该妇女说着说着,悲从心来,声泪俱下。厚培、怡心因她所言银数不符,恐有差误,寻访熟知他家概况的某一伙计,并请来当面求证,得知王石氏确是王性明之妻。厚培、怡心即以白银800两偿付。王石氏和幼子跪拜二人,千恩万谢携金而去(图1)。在没有借贷凭证,且两位当事人都去世的情况下,陶聚茂谱记绸号能够信守为商根本,诚信为上,实难能可贵。

74ad0da3-60ce-4003-93b3-2f174a4afdaf

图1

镇江回民历史悠久,人口众多,约占镇江总人口的3%左右;这个比例居江苏全省之冠。他们以善于经商闻名。铜锡器皿业是回民代表性行业,20世纪20年代同时存在的铜锡店有涌兴裕、源康、永茂恒、涌泰昌、源康西等五家,其中实力最雄厚的为涌兴裕。涌兴裕开设于清光绪年间,最早名叫华涌兴,开设于西越城内,后迁往大西路繁华地段山巷东面,这里门面大,间数多,很有发展前途,就是资金不足,于是杨、金两家又加入股金,改字号为涌兴裕。镇江涌兴裕由杨白山、杨星斋昆仲二人创办,辛亥革命后由白山之子杨光宇执事。杨光宇为镇江地方上的知名人物,曾先后任过镇江商会常委、商团团副、同业公会主任委员、清真寺寺董等职,且素以“诚信”享誉镇江商界。

fc5d5929-058e-475b-9e30-61eb9b39f7f1

图2

二十世纪20年代初,镇江清真寺阿訇谈季桢等三人创立“镇江回教敬恤会”,按《古兰经》规定征集五功之一的“天课”,以施济贫困。所积资金悉存涌兴裕号内,按月息八厘取利。1937年已积累银元上万。镇江沦陷时,日军烧杀抢掠,该号全部财产毁于战火,所存资金荡然无存(图2)。当时店主杨光宇已病卧于沪上,经济十分拮据,为了偿还回教敬恤会的资金,杨与九江湧兴裕分号经理金浩如,决定虽毁家亦不堕信用,毅然把位于九江大中路三层钢筋水泥结构的577平方的门市房卖掉,偿还敬恤金。最后杨本人贫病而死,虽倾家荡产,但其坚守“信义”的品格在镇江商界流传。

百载商埠镇江,注重商德,重视商业和谐,生意场上有许多感人的诚信故事。可惜由于种种原因,长期以来这些故事得不到宣传,且逐渐湮灭。在倡导完善法治诚信的今天,发掘这些“过去的事情”,仍有启迪意义。

图片由张峥嵘提供

Posted in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